云南省科学技术协会

当前位置:科协首页》科技工作者之家

全国优秀科技工作者:陆林――与时间赛跑

2011-05-04 00:00:00  浏览:

他担负公共卫生的使命,胸怀对群众的责任。他代表云南省疾控中心对社会承诺:全力以赴,恪尽职守,不辱使命。陆林,1984年毕业于昆明医学院预防医学系公共卫生专业,国家艾滋病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现任云南省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昆明医学院客座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

更大的考验

2003年,云南省疾控中心获得了卫生部、人事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三部委授予的“全国卫生系统抗击非典先进集体”的光荣称号。而陆林本人也在2004年获得了“全国卫生系统先进个人”的称号。说起荣誉,陆林只是淡然一笑,反复强调,这是政府对公共卫生的重视和关怀。

在非典时期,云南没有出现疫情,经受住了重大考验。那么,现在云南的艾滋形势严峻,这对陆林来说,是不是又一个重大考验呢?面对这样的问题,陆林毫不思索地回答:“是更大、更严峻的考验。”陆林分析说,因为艾滋病的流行具有不同于一般传染病的特点,这些流行特点决定了这是一场长期的人民战争。他说,首先艾滋病是具有社会性、行为性的疾病。吸毒等行为一日不绝,艾滋病的传播就存在可能;其次,艾滋病有8年的潜伏期,在潜伏期间,具有传染性。同时,艾滋病的预防与控制不是一个部门能够完成的,它需要全社会的参与,需要各部门支持。这样的特点决定了艾滋病的特殊性,而在云南,艾滋病还有其他一些不同于全国其他地方的特点,第一是云南有漫长的边境线,艾滋病从境外输入的威胁随时存在。同时,毒品问题,使艾滋病的预防和控制变得复杂,通过静脉吸毒传播艾滋病一直是我省的主要传播形式;其次是云南的经济文化相对滞后,群众的自我保护意识还较为淡漠。一些文化层次低的人对艾滋病的预防知识知晓率很低,还不知道不使用安全套、共用注射器会造成艾滋病更多的感染。而如果没有自我保护,卫生部门的工作就会更加难以开展。只有更多的人了解艾滋病,正确认识艾滋病,才能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

和时间赛跑

那么,要打好这场艾滋病防治的人民战争,云南眼前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是什么呢?陆林说,目前最紧要的工作是要从思想上和技术层面上努力抓落实。

“首先是思想上要树立三个意识,一是和时间赛跑,和疾病赛跑的意识。艾滋病正在传播,如果没有紧迫性、危机感和对严峻形势没有正确认识,只会造成更大的流行和更严重的后果。任何延误都会给疫情的蔓延提供机会。第二要有长期作战的意识和思想准备。要提高全民的保健意识。要达到最终的目的,需要做很多工作,需要改变很多行为和观念。第三要对艾滋病的复杂性和防治工作的艰巨性有充分认识。”陆林说。

他说,其次是从技术层面上,主要是把政府的“一个办法、六个方针”落到实处。具体的做法就是,多管齐下。任何一种单一的措施对艾滋病防治都是不够的。

打好这场战争

陆林所说的多管齐下,指的是“宣传是基础”、“监测是前提”、“干预是关键”、“治疗是重点”、“疫苗是方向”。

“宣传是基础”有两种情况,一是为政府当好参谋,使得政府各部门更加重视防治艾滋病的工作,真正做到齐抓共管。二是对群众,要让广大群众知道要如何保护自己,关爱别人,对艾滋病有正确的认识,尤其是对高危人群要采取各种有效的措施和途径提高宣传的针对性和有效性。

陆林接着分析他的多管齐下。他说,“监测是前提”。现在省委省政府提出打一场防治艾滋病的人民战争。既然是战争,首先就要认清,战争的敌人是谁。所谓“知彼知己,百战不殆”,通过监测,就能首先认清高危的地区在哪里、高危人群是哪些、高危地区的疫情形势如何、严重到什么程度,目标明确以后,才能有的放矢地进行防治工作。

“干预是关键”。要尽量减少和避免增加新的感染人群,从源头阻断艾滋病的传染。所以,安全套的推广,清洁针具交换、美沙酮替代维持治疗以及临床母婴阻断等措施,将能有效地避免感染结果的发生。提倡使用安全套,减少性传播;使用美沙酮替代和针剂交换,减少共用针剂感染;宣传强调医疗用血安全,减少传染;提倡婚前检查、产前检查,阻断母婴传染。比如对吸毒传播艾滋病,治本的方法是最大限度的减少吸毒人群。如果不能完全杜绝,就只能采取一切措施,减少因吸毒而导致传染上艾滋病,关键是不要共用注射器。而对于性传播,国外也有ABC之说,A是禁欲,如果不能做到A,那就B,B就是对伴侣忠诚,做不到B,至少C,C就是使用安全套。

治疗是重点”。云南发现艾滋病已经有16年了,现在已经进入了艾滋病发病高峰期和死亡高峰期。治疗就是最好的后续措施,能够最大限度地延缓患者的生命,提高他们的生命质量。要发挥云南中医药的优势,充分发掘云南中医的有利条件,为艾滋病的临床治疗提供服务。

“疫苗是方向”。艾滋病的最终控制还靠疫苗。全球科学家都在努力从疫苗上找到突破口,云南在这方面也在加快推进科学研究的步伐。

陆林认为,这五个方面要一起动起来,不能偏废。当然,在云南省的不同地区,由于流行特点的不同,在具体的防治上也要各有侧重。要对不同的地区采取分类指导,重点突破的方法,比如在贫困农村地区,首先就要做知识宣传。

形势严峻

在云南,几个地区的艾滋病情况一直受人们的关注,它们就是德宏、红河、临沧三个重点流行地区。陆林说,这些地方的情况不容忽视。

他介绍说,德宏、红河、临沧三地的感染情况已经进入高度流行期,即是高危人群的感染率超过了5%,普通人群的感染率超过了1%。三个地方,情况有相同的地方,就是都有边境线。但也有不同的地方,德宏州是以吸毒人群传播为主,感染率最高的已经达到70%。红河州则主要是性传播普遍,与越南等边境相连,今后的形势可能更加严峻。而临沧两种传播方式都有。这三个地区的流行形势非常严峻,控制难度大。但其他地区的情况也很严峻,比如昆明、大理、保山等地,尤其是昆明,由于外来流动人口多,情况不能小视。

信息透明

一直以来,很多人对艾滋病讳莫高深,也有很多人对政府公布的艾滋病数据有所担忧。那么,在艾滋病的信息发布方面,云南省的政府部门对公众发布的艾滋病信息透明吗?对这个问题,陆林也是毫不犹豫地回答:“在这一方面,云南省政府是最开明的,也是全国做得最好的,可以说,政府把艾滋病情况毫无保留地公布了,真实情况都告诉媒体了。媒体拿到的公布资料,与政府是一样的,是同步的。”

然而,这样的透明度会不会影响艾滋病的防治和云南本身的形象?会不会导致一些负面影响,让别人认为云南的艾滋病情况很严重,很泛滥?陆林肯定地说:“我觉得不会。负面影响只是暂时的,只有公众知晓了疫情的情况,并参与进来,才能做好防治工作。非典也经历了这一过程,刚开始很多省份都对非典情况采取不公布的措施,其结果是导致了疫情的更大扩散,但后来把非典疫情透明化,先是一周一报,接着一天一报,事实证明,效果非常好,所有的群众都更坦然也更正确地看待非典,这样积极的态度,才是对社会有利的。云南省用这样积极的态度公开真实的艾滋病状况,也许一段时间会让一些人有一定的误解,但最终肯定会成为全国学习的典范。事实上,云南省现在就是全国学习的典范了,如重点人群筛查、实名检测和检测结果告知等方面都被很多省借鉴和引用。相信全国其他省份也会像云南一样把信息真实地告诉群众。”

高兴与痛苦

作为一个艾滋病防治方面的专家,在陆林的眼中,艾滋病病人只是一个普通的病人,跟患了其他病的病人没什么两样,只是这类病人更需要社会的关爱而已。“这样的病人,我要尽力地为其提供帮助。去年,云南查出628个感染者的配偶目前为阴性,这些配偶就处于一个很危险的环境。我们要做的就是想尽一切办法,尽快给这些配偶提供相应的阻断措施,让他(她)们避免不被感染上。”陆林说。

做了多年的艾滋病防治工作,陆林经历过无数的苦乐和感动。他说,让他最高兴的事是,云南省政府和各级党委政府都很重视公共卫生,尤其是艾滋病防治工作,同时把这种重视落到实处,变成了具体举措。最痛苦的事则是,一些有效的控制手段还不能完全推广应用,不能为控制疾病发挥应有的作用。比如说,美沙酮替代维持治疗,对阻断静脉吸毒传播艾滋病很有效果,但由于各种原因,实施美沙酮替代维持治疗的点还很有限,现在只有个旧一个试点。云南应该在全省大力推广。“如果没有办法,就没有什么后悔的,但作为一名专业人员,最痛苦的事情就是应该有效控制的但却不能控制。”陆林说。

陆林认为,现在云南省艾滋病防治正处于控制的关键时期,现在的状况是工作力度还不能满足防治需要,防治工作一刻也不能延误,要和时间赛跑,要和疾病赛跑。最重要的是要把各项措施落到实处,要全社会都来参与,不单单是卫生部门,各部门都参与进来,全力以赴才能取得好的效果。

有一支优秀团队

采访中,陆林一直强调不要宣传他自己,而是整个疾控系统的团队精神。陆林用这样的话来评价他的团队:“疾控系统是一支无私奉献、不计报酬、不计个人得失的队伍,我们这个团队的人都非常敬业,一直都是默默无闻地工作。”

在陆林心目中,他希望跟这个团队里的职工最理想的关系是“同志兼兄弟兼朋友”式的,但他还是感到内疚:“我对职工的要求太多,关怀太少。”然而,在接受采访的职工眼中,陆林却是一个对工作严格,对职工平和的领导。
对“防艾”有信心

问到对做好云南省艾滋病防治有没有信心,陆林笑了。他说,他不能给出一个具体的时间表,但只要做了工作,肯定会有成效。如果有一天艾滋病防治工作取得很好的成绩,一定是全社会共同努力的结果。“在各级政府的重视和支持下,只要各部门通力合作,全社会都来参与,我相信疾病最终会得到控制,我们有信心打赢这场人民战争。”陆林说。他同时强调,防治艾滋病,任重而道远。(周海芬 王必仕)

云南日报网

责任编辑:周�


,

 

主办:云南省科学技术协会 备案号:滇ICP备05008566号
Copyright® by YUNAST.cn. All Rights Reserved